办事指南

经济学人解释为什么索马里兰是东非最强大的民主国家虽然未被国际社会认可,但该国受益于政府与公民之间强有力的社会契约2017年11月13日

点击量:   时间:2017-04-14 21:03:25

<p>在非洲东部地图上砸一个别针,很有可能它不会落在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身上</p><p>索马里和南苏丹是失败的国家</p><p>苏丹是一个独裁国家,厄立特里亚,卢旺达和埃塞俄比亚的警察国家也是如此</p><p>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自1986年以来一直不受干涉,并计划取消宪法规定的年龄限制,以便能够坚持更长时间</p><p>坦桑尼亚的选举从未驱逐过自1961年独立以来统治的革命党(及其前身)</p><p>甚至肯尼亚,曾经是该地区最具活力和竞争力的民主国家,正在挣扎</p><p>上个月,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再次当选总统,其中有98%的选票遭到了荒谬的抨击</p><p>在这种背景下,小小的索马里兰脱颖而出</p><p> 11月13日,这个国际上未被承认的国家的公民将在2001年以来的第六次和平,竞争和相对干净的投票中选出一位总统</p><p>这一无与伦比的记录使其成为该地区最强大的民主国家</p><p>这是怎么发生的</p><p>一个奇特的历史有所帮助</p><p>索马里兰在1960年与意大利索马里合并成为统一的索马里之前是英国的保护国</p><p>它于1991年脱离,现在具有强烈的民族认同感</p><p>它是欧洲殖民者分裂的少数实体之一,实际上是有道理的</p><p>索马里兰比索马里或大多数其他非洲国家更具社会同质性(更大的同质性往往意味着公民之间更高的信任程度)</p><p>对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西亚德巴雷政权进行的十年战争,使索马里兰两个最大的城市沦为瓦砾,但却产生了一种顽固的爱国精神</p><p>引领战斗的索马里民族运动(SNM)培养了一种内部民主文化</p><p>其领导层在九年内改变了五次,并在胜利后两年内将权力移交给民政部门</p><p>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但是,最重要的是缺乏国际认可</p><p> 1993年至2002年,索马里兰总统穆罕默德·哈吉·易卜拉欣·埃加尔(Muhammad Haji Ibrahim Egal)在1999年辩称,承认将取决于该国对民主的追求</p><p>他着手制定一部2001年公民投票的宪法</p><p>由于害怕鼓励该地区的其他分裂主义运动,国际社会在非洲联盟之后从未有过义务</p><p>但这种反应并没有阻碍索马里兰的民主,而是确保了民主化自下而上</p><p>捐助者经常对非洲国家实行民主改革,作为经济援助的条件</p><p>由于未被承认的索马里兰与大多数外部援助中断,政府与公民之间的社会契约变得异常强大</p><p>民主是从一系列大规模的公共协商 - 部族会议 - 演变而来的,这使它具有不同寻常的合法性</p><p>该系统最引人注目的特征是氏族长老的上院,被称为“古尔提”,它确保了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并支持该国大部分的自愿政治文化</p><p>索马里兰的民主绝不是一尘不染</p><p>腐败是地方性的,媒体很少是关键的</p><p>氏族的影响已经减弱但没有根除</p><p>选举一再推迟</p><p> 11月13日的投票已逾期两年多了,所有政府部门现已超过其任务期限</p><p>下院已经坐了12年,数不胜数; Guurti自1993年成立以来一直未经选举</p><p>未来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挑战</p><p>在过去的一年里,索马里兰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签署了在沿海城镇伯贝拉建造新港口和军事基地的协议</p><p>价值超过4亿美元的前者是该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投资协议</p><p>国家建设有助于使索马里兰的政治家们相对负责,